百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真看不见 > 5.看吧,妖怪真的不存在
    “不可能,不可能!”

    佐田歇斯底里起来,一只手已经放在了刀鞘上,好在坂本龙马眼疾手快,一把将他的刀夺走。

    “不可能!你胡说!是犬神!犬神杀了谏山!是我驱使犬神杀了谏山!”

    佐田状若疯魔的嘶吼着,他不能接受谏山是自杀的。

    如果自杀的说法成立,就意味着他亲手逼死了自己的挚友。

    逼死和杀死,本质上不一样。

    杀死,是杀死了一个幕府的走狗。

    逼死,却是逼死了一个志同道合的挚友,甚至就连不愿加入尊王攘夷党派的理由,也是因为武士所坚守的忠诚,贯彻了武士道精神,最后的自杀,更是让人肃然起敬。

    秦明在心里不断点头,全场就你一个明白人,连坂本都被我忽悠了,不过他表面上还是义正言辞道:

    “犬神?真的存在吗?!”

    他从坂本龙马手中抽出刀,横在佐田的脖子上,眼神变得锐利:

    “如果你有操纵那种子虚乌有的东西杀人的能耐,现在就让犬神杀了我。”

    “杀了他,杀了他!犬神,带着你的怨念,杀了他!让他闭嘴!”

    佐田声嘶力竭,可任凭他怎么张牙舞爪,都没有任何诡异的事情发生。

    犬神?

    一直战战兢兢生怕步原主后尘的秦明,现在已经不怕了。

    因为在佐田情绪波动的时候,他看到犬神那一坨飘忽不定黑不溜秋的身体,涣散了。

    如果主人都对妖怪的存在产生怀疑,妖怪又怎么会听从驱使呢?

    “传说要将狗埋进土里,只露出头,在它面前放好食物,让其无法吃到,在它快被饿死的时候一刀斩首,最后将头扔进食物里,烧成骨灰,放入器皿中祭祀,以无法化解的怨念,来形成犬神。”

    秦明忽然说起犬神的故事,像极了天桥边的说书大爷:

    “土佐人不待见犬神家族,不仅疏远,还忌讳与其交际通婚,你们的朋友,只有家人,和狗。”

    “你们一族,趁着第五代将军颁布《生类怜悯令》的时候,搬来江户,《生类怜悯令》的重要内容,就是保护犬类,禁止弃养、食用等,在此之前,野狗为人憎恶,在此之后,狗才进入了家家户户,成为了宠物。”

    “想来,这必然是你们乐意见到的法令吧?也是这样的法令,才让你们搬到了江户,因为你们爱狗,将狗视作家人。”

    “武士之中,有谏山这样宁愿自杀,也不愿背叛主君、背弃挚友、背离本心的人,那么向来以忠贞著称的狗呢?”

    “被你杀死的爱犬,它真的会有着无法化解的怨念吗?”

    秦明话音一转,语气变得温和起来:

    “听说你在八佰善花费了一年的钱奉,但你吹嘘的却是素菜的美味,昂贵肉食你吃的不多,应该都带回家了。”

    “这并非是你为了让人记忆深刻,特意为之的怪异行为,而是为了将那些罕见的肉食,一同放入承载爱犬骨灰的器皿,想让它在死后,至少能饱餐一顿。”

    众人忽然沉默了起来,秦明暗自得意,激发人们的共情能力,将注意力从案件本身转移到案件背后,就能进一步减少破绽。

    佐田也愣了半晌,似乎是在回忆与爱犬的往昔,好半天后,才胡乱挥着拳,咆哮道:“你给我....”

    咚——

    秦明没给他说话的机会,以一个标准的刀背打,拍在了佐田脑门上,直接将他拍昏过去。

    忽悠守则最后一条,要学会总结,并做出一个高姿态。

    秦明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露出一个帅出天际的侧颜,故作深沉的道:

    “妖怪....是不存在的,如果真的有妖怪杀人,那么人心,才是这个妖怪的真正名字。”

    他是撑不住了,犬神是没了,但这是墓地啊!

    飘飘荡荡的小鬼依然在,一低头,满眼都是,赶紧趁现在缓缓。

    “妖怪是不存在的吗?”

    坂本龙马在脑子里回味半天,依旧将信将疑:“不对,只是这次谏山的死和妖怪无关,实际上应该是有的,还有许多解释不了的事情,肯定是妖怪作祟。”

    秦明听到龙马的自言自语,翻了个白眼,越是迷信的人越容易撞鬼,即使鬼怪无法随便对普通人出手,阳气多半也会逐渐衰减,这家伙估计活不了多久。

    近藤勇却不管这些,管他妖怪还是人怪,查清谏山之死的事实,抓住尊王攘夷的贼人,那就是大功一件,不仅能保住同心的身份,还能更进一步。

    将佐田捆好,继续葬礼,结束后,众人便四下散去,今天的事,会成为好几天的谈资。

    近藤勇没急着将佐田领取立功,只是将他绑缚好后,走到受谏山资助的小男孩的身边,宽厚的手掌轻轻拍了拍男孩的头:

    “我送你回家吧,遇到事了就报我近藤勇的大名,奉行所的同心以及试卫馆道场未来的四代目,一般贼人绝对不敢欺负你!”

    看似是个粗鲁的人,实际上却粗中有细,小男孩手中的那枚小判已经展现了出来,难保不会有人贪图钱财,近藤送小男孩回家,既能让他一路安全,又能以同心的身份震慑怀有歹意的贼人,至少也能保一阵平安了。

    秦明缓过劲后,终于低下头,入眼满目的幽灵鬼怪,再一次让他感受到生理上的不适,得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原身似乎是要去什么丹波国大江山拜访谁,记忆里有关身份的信息不太完整,毕竟灵魂被吃了,有所残缺也正常。

    搜索了一下记忆,再次确认不记得确切地点后,秦明走向了还离开的近藤,一边佐田身上的龟甲缚颇为引人注意,该说不愧是日本人。

    “近藤,丹山国的大波山...错了,丹波国的大江山怎么走?”

    “大江山?”

    “没错没错,我正打算去那里。”

    近藤勇微微侧头,露出了一个你在逗我的表情:“那不是传说中住满恶鬼的山川吗?根本不存在吧,安倍大人想去那里退治恶鬼?”

    秦明沉默了好一阵。

    “我们一起送这小子回家吧,万一被贼人盯上就不好了,两个人还能够帮衬帮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