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没有人比我更懂剧情 > 第69章·道长,你该不会是变态吧?
    随着池墨的动手,雀卿也有了动作。

    『鸠女』雀卿脚下刚一动,池墨便祭起了君来对语。

    『破苍穹』起手,气场落下,增加自身攻击。

    紧跟着便是一招『万世不竭』,在身体周围唤出五柄真气形成的“气剑”。

    看到池墨居然瞬间唤出五柄气剑,雀卿脸色大惊。

    纯阳宫这一手真气凝结形成气剑远程伤敌的本事可只有那些强横无匹的人才用的出来!

    呼啸而来的气剑让原本扑向池墨的她硬生生在半空中以一个诡异的姿态扭曲身体,堪堪将气剑躲过,但还没等到雀卿松一口气时——

    “六合独尊!”

    雀卿忽然发现自己脚下出现一个大范围的太极法阵,随后她猛地抬起头来,看着那从天而降的漫天剑雨。

    “啊这……”

    这尼玛是个小道士!?

    这怕不是纯阳七子亲自动手吧!?

    瞬间轻功爆发脱离了六合独尊气场的雀卿还没有来得及松一口气,已经和她拉开了距离的池墨又有了新的动作。

    “紫气东来!”

    紫气东来·纯阳爆发技能,瞬间提升自身物理和混元性内功伤害25%,会心几率25%,会心效果25%。

    施展紫气东来后,池墨浑身洋溢着肉眼可见的澎湃纯阳真气。

    “两仪化形!四象轮回!”

    “欸?还敢跑?锁足!三才化生!”

    正在辗转腾挪,狼狈躲闪池墨不断挥出的剑气攻击的雀卿猛地感觉双腿好像被钉死在了地面一样无法一动,她赶紧催动内息试图挣脱,但池墨又是一套两仪化形糊了她一脸。

    “两仪化形!两仪化形!四象轮回!”

    “妖孽!别跑!三才化生!”

    “两仪化形!两仪化形!三才化生!两仪化形!吔屎啦你!”

    现实中真打起来,可没有技能CD这种说法,只要池墨内息支持得住,他就可以跟开了无限火力一样biubiubiu的射对面一脸。

    “哦噗——!”

    短短片刻的时间,便结结实实挨了池墨好几发全力出手的剑气,同时还被万世不竭召唤出的类似飞剑的气剑给打得遍体鳞伤的雀卿无力地倒在了地上,满脸都是怀疑人生的表情。

    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对面这个俊俏得过分的小道长,那一手纯阳紫霞功绝对不是普通的纯阳道士用的出来的!

    还有,眼前这个道士打架的手段实在是太无耻了!

    一堆气场各种减速后再把距离给你拉得远远的,随后各种剑气纵横,看你要跑了一个具备锁足效果的三才化生拍过来,然后又是一顿剑气糊脸。

    唐门都没你这么恶心啊!

    另一边,看到雀卿居然这么轻松就被自己解决了,池墨也有些发懵。

    这家伙怎么看都是个精英怪吧,搞不好在游戏里还能担任一下副本BOSS什么的,结果这么弱的吗?

    收起了君来对语,池墨缓步走到了雀卿面前。

    躺在地上的雀卿此时狼狈无比,她扭了扭身子似乎想要爬起来,结果因为这个动作导致身上本就因为池墨的剑气而破破烂烂的衣服又被撕开了一道大口子,瞬间暴露出了胸前绝美的风光。

    池墨挑眉——雀卿刚才那个动作可是故意的。

    这个女人,到了这种程度还在试图魅惑吗?

    可惜……

    在绝对冷静之下,这些都是没用的!

    也不知道这种事情到底是应该高兴还是悲伤……

    看到池墨脚步一顿,雀卿吐出一口气,池墨忽然察觉到周围的空气变得香甜了几分。

    毒气?

    也对,这个女人能够布置下笼罩一整个桃花村的瘴气阵,定然是一个擅长使毒的人。

    好在池墨在第一时间便屏住呼吸,想都不想便提剑朝着雀卿刺了下去。

    伴随着连续四声利刃入体的声音,雀卿在短暂的错愕后,发出了凄厉的悲鸣。

    她的双臂和双腿,全都被池墨废掉了。

    “你……你——”

    “什么你你你的?”池墨蹲下身,当着雀卿的面便将手伸到了她的衣服内摸起来。

    雀卿:“…………????”

    不是吧道长,刚才咱千娇百媚的时候对你发起邀请爱理不理的,现在被砍成这个鬼样子了道长你反而来了兴致了吗?

    道长,你不对劲!

    你该不会是变态吧!?

    就在雀卿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要被眼前这个变态道长玩成热兵器的时候,她忽然看到池墨从她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来。

    随后,池墨一把抓住已经无力反抗的雀卿,纵身一跃便离开了桃花村。

    几个腾挪后,池墨重新回到了水婳和荀鸢等人所在的空地。

    看到池墨从天而降还带着一个女人,一群秀坊的女孩子立刻围上来。

    “幸不辱命,这个女人就是布置桃花阵的元凶,我从她身上搜到了这个,你们谁懂药理的,帮忙看看是不是解药。”

    “我来。”

    水婳立刻接过小瓶子,拔开瓶塞嗅了嗅,又检查一番,随后说到:“正是瘴气解药!有了这个就好办了,咱们可以无视瘴气去村子里将姐妹还有村民都救出来!”

    荀鸢对这池墨露齿一笑:“好道长!好本事!”

    “呸!”

    躺在地上的雀卿忍不住啐了一声,她毕竟是练武之人,四肢被废带来的痛苦已经被她压制了下去,此时听到荀鸢对池墨的夸赞,忍不住恶狠狠瞪过去。

    “你这个臭道士!混蛋!无耻!下流!”

    被雀卿这么一骂,一群秀坊的莺莺燕燕们看向池墨的目光顿时变得微妙起来。

    “看什么看,打架吗,挨挨碰碰的很正常,我又要从她身上搜解药,所以……”

    “啧,看来道长你确实很能顶。”水婳横了池墨一眼,“道长,之后也要这么顶才行哦。”

    “对了,还有一件事。”

    在秀坊的女孩子们按次序服用解药的时候,池墨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他低头看着地上的雀卿。

    “刚才我发现,那些水匪当中有人内息挺浑厚的,完全不似其他乌合之众,但招式手法却简陋得不堪入目——你们,莫不是有什么手段可以短时间内提升人的功力?”

    雀卿撇过头不吭声了。

    “不说?”

    池墨嘿嘿笑起来。

    “不说的话,道爷就让你尝尝道爷的手段。”

    说着池墨就变戏法一样掏出了一个小瓶子。

    “这是什么……?”荀鸢好奇地凑上来,看着那个小瓶子,“风油精?这是什么东西?”

    “一种……可以让人爽上天的东西。当然,前提是要先废掉她的功力。”

    看着池墨阴恻恻的笑容,雀卿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自己不过是被人招揽过来,拿人钱财替人办事而已,犯不着为了雇主拼上性命。

    “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

    “嘁……”

    池墨失望地撇了撇嘴,看到他这表情,雀卿越发坚定了自己坦白从宽的想法。

    虽然不知道那个什么风油精有什么效果,但雀卿一点都不想尝试,更不想失去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