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没有人比我更懂剧情 > 第65章·道长,你肾虚啊?
    伴随着一道从天而降的剑气,那身穿蓝色长裙的女子身体周围的地面忽然迸发出一个太极气场。

    原本扑上来的一群水匪,在气场诞生的一瞬间便被四散的气劲给吹飞出去。

    本已经闭目等死的少女,在听到池墨的声音后又睁开了眼睛,看着降落在自己面前的身影,眨了眨眼睛,一把捡起了身旁掉落在地上的双剑爬起身。

    “七秀坊燕秀弟子水婳,多谢这位道长救命之恩。”

    燕秀……?

    看来这位水婳还是小七那一派系的弟子。

    池墨一抖衣袖,回头看了一眼水婳。

    少女此刻浑身上下布满了血污,身上的衣衫也多处破损,一张小脸也被烟熏得黑乎乎的。

    再绝色的美人,在这种情况下也好看不起来了。

    “先击退这些水匪再说!”

    池墨环顾四周,周围除了水婳外,已经看不到其他活着的七秀坊弟子了。

    地上时不时能够看到横七竖八的尸体,有七秀坊的,也有水匪的。

    看到池墨要动手,水婳立刻举起了双剑。

    “我来助道长一臂之力……嘶!!!”

    然而,她刚一将手臂抬起来,便立刻扭曲着小脸发出一声悲鸣,显然已经受伤不轻。

    只是即便如此,水婳的眼中也没有退意,看向那些水匪的目光中仇恨之色愈发浓烈了。

    池墨随手掏出一粒恢复内息的药扔了过去。

    “你先恢复一下内力然后自己疗伤,这些人我来解决。”

    说完后,池墨也不管水婳,提剑便杀入了人群当中。

    这些水匪不过是十二连环坞纠集起来的乌合之众罢了,仗着人多势众还能够以数量优势欺负一下已经受了重伤的水婳,但面对此时全盛时期的池墨,这些水匪就是在白给。

    片刻后。

    噗嗤——

    伴随着利刃入体的声音,待到池墨抽出君来对语,最后一个水匪的眼中失去了神采,身体无力地跌倒在地。

    将这些水匪全部解决后,池墨这才转身看向水婳,与此同时,盘膝坐在地上的水婳也正好运功疗伤完毕。

    睁开眼睛的她,吐出一口浊气,起身后再次对池墨行礼。

    “你伤怎么样了?”

    “不妨事,杀那些十二连环坞的贼人还是没有问题的。”

    池墨看得出来,哪怕初步运功疗伤,水婳现在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于是赶紧说道:“秀坊现在哪里还是安全的?我带你过去。”

    “内坊!内坊暂且安全!坊主已经带着大批的同门退守了那里。”

    水婳赶紧说道。

    七秀坊分为外坊和内坊,分别有公孙姐妹中的公孙大娘公孙幽和公孙二娘公孙盈统领,不过现在公孙大娘已经将外坊坊主的职位传给了自己的弟子叶芷青。

    因为公孙姐妹过往的纠葛,导致七秀坊的外坊和内坊之间常年不和,池墨倒是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叶芷青居然会果断地带人撤入内坊。

    “那行,你指路,我带你去内坊!”

    池墨说完后,水婳赶紧点头,随后池墨一伸手,水婳便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飞舞起来。

    双人大轻功,起!

    半空中,水婳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被池墨扔来扔去,时而池墨让她踩在君来对语的剑身上,时而拉着她来一个二人转,最后干脆来了个怀中抱妹杀……

    池墨挑眉。

    他敢用杜若的节操发誓,大轻功的动作他自己也是控制不住的。

    被池墨抱在怀中的水婳看的目瞪口呆。

    “道长……好……好轻功……”

    哼哧了半天后,水婳这才支支吾吾说了一句。

    为了缓解尴尬,池墨问到:“外坊怎么就你一个人了?”

    水婳因为被池墨托着前进,根本不需要费力,所以即便受伤了也能有余力在空中回答池墨的问题。

    “我原本在江湖游历,收到了坊主的碧霞神令,这才急匆匆赶回来,结果刚到外坊就被那些水匪堵了路,也不知道杀了多少贼人,最后力竭不敌……”

    难怪这个叫水婳的丫头没有跟着一起撤退到内坊去。

    “你是燕秀的弟子?”

    “是的,师父也接到了碧霞神令,一旦此令发出,凡七秀弟子无论多远都须赶回秀坊。只是北边战事吃紧,师父一时间脱不开身,我这才先行回来。”

    谈话间,二人的身影于天空中横跨了大半个七秀坊。

    内息枯竭之时,池墨又磕了一粒药下去。

    天空中的水婳看着下方一闪而逝的情形,原本秀美的七秀坊如今满是断壁残垣,她最后不忍地闭上了眼睛,握着双剑的手更加用力了。

    等到靠近内坊的时候,池墨发现外围围堵七秀坊的水贼更多了。

    密密麻麻的船只就好似赤壁之战时曹老板的铁索连船一样被,难以计数的水匪正不断朝着内坊抛射着一轮又一轮的箭雨。

    这尼玛是江湖门派打架?

    好在,内坊的水道比起外坊更加复杂,地势也更加险要,水匪们攻不上去,最后匆匆撤退,准备修整再战。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池墨带着水婳从天而降到了内坊主楼前。

    “何人——!?”

    看到二人突然出现,一大群的七秀坊弟子突然围了上来。

    将搭在池墨肩上的手收回来,水婳取出了碧霞神令,说道:“燕秀弟子水婳,奉陛下神令回坊,这位是……”

    “好说!”

    池墨拱手。

    “纯阳宫,纯阳第八子,路过扬州,听闻秀坊遭难,特来驰援。”

    此话一出,周围的莺莺燕燕们顿时哗然。

    水婳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池墨。

    “你……你就是那个神秘莫测,一直没有在世人面前现身过,连道号都不明的纯阳第八子!?”

    水婳的表情很快变得极其怪异。

    若真是纯阳第八子,那这辈分……

    “这位道长,真是纯阳第八子?”

    蓦的,一个清冷的声线在众人身后响起。

    伴随着一声声兴奋的“坊主”,一名宫装美人走了出来。

    她目光幽幽地看着池墨,眼神中透露着些许好奇。

    “可有凭证?抱歉,如今秀坊战乱,有太多心怀叵测之人妄图混进来,以至我等不得不严格审查任何人的身份。”

    池墨点头表示理解,随后摊手:“凭证的话我还真没有……”

    “坊主,道长刚才一招镇山河救了我!”

    水婳此时忽然开口说道。

    叶芷青闻言,沉吟一阵,随后点头。

    “镇山河乃纯阳秘技,非纯阳弟子不可得,能使出此招的纯阳弟子也不多……不知,道长道号为何?”

    池墨:“…………”。

    “我……咳!家师赐下道号,圣墟子。”

    ……

    ……

    ……

    一群莺莺燕燕们,看着池墨的目光忽然变得诡异起来。

    一名少女忽然从叶芷青身后探出头来,睁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着池墨,小嘴一张:“道长,你肾虚?”

    “是圣墟子!圣人的圣,墟日的墟!”

    池墨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回了一句。

    叶芷青嘴角扯了扯,不轻不重地拍了那少女一掌。

    “荀鸢,不得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