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没有人比我更懂剧情 > 第93章·从今以后我方子游就是爆破鬼才了!
    搂着宓桃,池墨来到凉亭内,直接在康宴别对面坐下。

    那宓桃顺势坐在了池墨怀里。

    扭来扭去,扭来扭去。

    啪!

    池墨一巴掌拍在她的翘臀上。

    宓桃顿时脸颊潮红,发出一声抑扬顿挫的呻吟。

    对面的康宴别投过来一个鄙夷的目光。

    呸!狗男女!

    不要脸!

    “别笑了……”池墨忽然出声,“那封你准备的信,不会有误吧?”

    “小将军真是说笑,信不过妾身吗?”宓桃扁着嘴,露出一副委屈的模样,“妾身可是裱字的高手,信里的每一个字都是收集的那玄正其他亲笔信上的字给拓印上去的,单看字迹玄正都会认为那是他自己写的,除非用妾身特制的药水将字给溶了,否则万无一失。”

    果然是个蠢女人。

    问什么说什么。

    “药水你可收好了?”

    “小将军,想要亲自看看吗?”

    宓桃居然当着康宴别的面,在池墨面前缓缓展开了外面的纱衣,挺起了翘挺的胸部。

    “就在这里哦~”

    池墨轻笑一声,忽然一巴掌将这个女人给拍晕过去,随后将手伸进了她的衣衫内,掏出一个小瓶子。

    抬起头,正好看到康宴别那见鬼的目光。

    “我我我我……”

    “我什么我啊,康兄弟。”

    池墨摘下头套,康宴别一看是池墨,先是一愣,随后松口气。

    “妈耶!吓死我了!原来是墨兄你!”

    将小瓶子收好,池墨起身道:“好了,你找个地方躲起来,我要去将方丈他们救出来,然后用这药水洗脱少林的罪名,你保重!”

    说完后,池墨提着宓桃便纵身朝着主殿飞去。

    ◇

    不多时,池墨来到主殿,正好看到山川使带着一群士兵将盘腿坐在地上的方丈等人团团包围。

    “这信上的字迹确实是老衲的……但老衲绝对没有和狼牙军勾结!老衲也从来没有写过这封信!”

    玄正看着那一封怎么看都是自己写的信满头雾水。

    山川使脸上露出浓浓的失望之色。

    “方丈,我原本也不愿相信,但你少林太让人失望了!来人呐——”

    “且慢!”

    带着宓桃,池墨从天而降。

    此时他已经恢复了自己本来的面目。

    看到池墨提着自己的爱妾出现,山川使又惊又怒。

    “你是何人!?放了本大人的爱妾!”

    “爱妾?这人可是天欲宫的宫主宓桃,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不过这先不提——那封信是这个女人伪造的!”

    当下,池墨当众将真相说出来,更是从方丈手中接过信,随后用药水将上面的字给溶了。

    见状,山川使脸色惨白。

    “本官……本官……本官居然真的被骗了!?”

    一旁跟随山川使而来的,真正属于唐军的士卒一个个面面相觑。

    “你不但被骗了,你的人里面还混进去了史思明的儿子史朝义,真正和狼牙勾结的怕是陈大人你吧?”

    “胡说!”

    山川使当即目眦欲裂。

    “本官根本不认识那逆贼!本官自从接了朝廷诏令? 一直兢兢业业负责这祭坛修建之事? 恪尽职守两袖清风!如何会与逆贼勾结!?”

    这山川使真是个好官?

    池墨看向玄正,玄正打了个佛号:“阿弥陀佛? 池少侠? 这位陈大人确实颇有名望,他应当是被蒙蔽的。”

    池墨也忽然想起来? 刚才那山川使拿出信的时候,看着方丈等人的脸上失望之色是认真的。

    “方丈? 这是迷香解药!”

    池墨也不去找宓桃要解药了? 自己把自己的拿出来给方丈等人用过。

    一众僧人用了解药后,纷纷开始调息,不多时便内衣全复。

    “这位少侠,不……这位大侠? 你说那逆贼史朝义? 在何处?”

    这时,山川使上前问道。

    池墨看了他一眼。

    “老实说,不太信你,我会将史朝义交给天策府,他们在距离少室山不远的地方正好有一处营地。”

    “这……也好? 也好……”

    山川使叹了口气,显得很沮丧。

    恰在此时? 少林寺外忽然传来一阵惊天动地地轰鸣声!

    “什么情况!?地龙翻身!?”

    “不……不是地龙翻身!这声音……”

    从未有过的巨大爆炸直接将这个少林内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立刻冲出大殿,跳到房顶上极目远眺? 一眼便看到了远方山道上不断升起的浓烟。

    “啧啧啧……这么巨大的爆炸,剑圣来了都要打出GG的吧?”

    ◇

    时间倒回到不久前。

    方子游百无聊赖地坐在灌木丛后。

    “也不知道墨兄那边怎么样了? 但愿一切顺利……”

    二人结伴一路从藏剑山庄赶到少林? 路上相互交谈? 早已结下不浅的友谊。

    方子游从未来过中原,在他眼中,池墨毫无疑问是一个见多识广的人,无论自己和他聊什么,对方都能够侃侃而谈,就好像这天上地下没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一样。

    甚至有不少其他门派的隐秘,自己这位墨兄都能说得头头是道,着实让方子游大开眼界。

    只是,自己这位墨兄,性格着实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他好像对什么都不在意,又好像无时无刻不在忧国忧民。

    从他嘴里,方子游总是能够听到不少针对当今时局的真知灼见,时间一长,方子游甚至忍不住感叹,若是这位墨兄入朝为官,定然会青史留名。

    就在方子游心里胡思乱想的时候,远方山道上忽然传来一阵动静。

    方子游心中一凛,立刻屏息凝神,将全身的气机尽力收敛起来。

    不多时,方子游看清了来人。

    赫然是一群江湖人打扮的匪类。

    而为首之人,居然真的就是月泉淮!

    这个渤海国的国师,趁着大唐内乱,搭上了谢采的线,先是扰乱了北疆,现在居然又跑到了中原来。

    方子游眯起了眼睛,手中紧紧握着那一根拉线。

    等到月泉淮带着人走进了地雷阵后,方子游猛地一拉绳。

    刹那间,似乎天都塌了。

    猝不及防的方子游,只感觉有一股巨大的看不见的力道重重砸在了自己的胸膛上,就仿佛被一匹全力奔跑的里飞沙给撞了一般,身体控制不住倒飞出去,撞断了好几棵树才停下来。

    狠狠摇着头,将头上的防毒面具摘下来,方子游瞪大眼睛看着前面。

    “我……我……这……”

    他感觉自己过去二十多年读的书全都是废纸!

    自己居然根本找不出任何可以形容此时心情的词汇来!

    山道彻底崩塌了。

    两侧的悬崖甚至都倒塌了不少,大片的碎石落下来,直接将整个山道都给堵住,也将经过这里的一行人全都活埋!

    听不见任何惨嚎声,因为几乎所有人都死了。

    在爆炸的那一瞬间便被撕成了碎片。

    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随后惊悚地目光投向刚才自己拉线的地方。

    “难怪……难怪墨兄严厉警告,拉线之地必须至少隔那火雷弹埋藏之所近七八十丈的距离……”

    自己要是没有听话,靠得近了,怕不是现在已经粉身碎骨了吧?

    至于那月泉淮?

    肯定死定了!

    绝对死的他妈妈都认不出来了!

    咽了一口唾沫,方子游脸色渐渐变得潮红。

    半晌后,他吐出一口浊气:

    “好……好刺激啊!”

    短暂的恐惧后,巨大的兴奋充斥着方子游的身心。

    身心酥麻!通体舒畅!仿佛任督二脉都被打通了一样!

    哪怕被那股爆炸的冲击给撞地五脏六腑都受了伤,但方子游却浑不在意!

    他感觉,自己似乎爱上了这种用火雷弹炸人的爽快感。

    “我还练个屁的武功!”握着拳头,方子游仿佛终于认识到了自己今后该走什么道路,“这样炸人……嗯……用墨兄的话来说就是——真香!”

    池墨不知道,自己一番操作,成功让蓬莱少主决定从今以后走上一条奇怪的道路。

    ——从今以后,请叫我爆破鬼才方子游!